《你不知道的宝可梦简史》第一期

《精灵宝可梦》到底是怎么火起来的?它的灵感来自哪里?又有什么黑历史?

在之前的 E3 上,任天堂公布了第八世代正统作品《宝可梦 剑/盾》的发售日期——也就是今年的 11 月 15 日。

虽然这作槽点和遗憾很多,但并不影响我很香地和周围朋友推荐。然后发现很多朋友其实对宝可梦这个 IP 的印象仅仅停留在了「宝石世代」,甚至只是「皮卡丘蛮可爱的」,这也是让我开始这个专题的最大动力之一。

希望这个可能长到我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的专题,可以清楚地为你梳理宝可梦自诞生以来,有过哪些有趣的事情,历代的正统与分支作品又有着什么样的剧情和设定,如果你刚好想了解,那不妨跟我来感受一下。

那么故事的最开始,让我们把时间调整到比游戏发售还要再早很多的时候。

▶▶▶

1989 年 4 月 21 日,任天堂发布了其第一代便携式游戏机——Game Boy,小巧便携的机身加上其革命性的新功能「通信」,让宝可梦之父田尻智的脑子里,围绕着童年捕捉交换昆虫的回忆,脑力风暴出了一系列的设想。

↑ 图为后续推出的 Game Boy Color

作为赛文奥特曼狂热粉的田尻智,将这些设想结合从赛文「胶囊怪兽」中得到的灵感,在 1990 年整理成了一个名为《胶囊怪兽(Capumon)》的游戏企划。但由于读音撞车另一个大名鼎鼎的游戏公司——卡普空 CAPCOM,所以后来改名为《ポケットモンスター》。

(直译为《口袋妖怪》,因为版权原因国内目前的官方正式翻译为《精灵宝可梦》)

游戏初期设想是设计制作约 200 只宝可梦,但由于技术力低下,公司在开发过程中接连碰到各种难题。

即使中途制作了《耀西的蛋》等几款游戏来维持开支,但是公司的困境还是持续性的劝退了一批又一批职员,直到最后只剩下田尻智、衫森健和增田顺一三人。顺便一提,这三人也是宝可梦整个系列几乎所有作品开发的灵魂人物。

▶▶▶

1994 年,《精灵宝可梦》开发计划重新启动,而宝可梦史中另外一位关键人物石原恒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成立了 Creatures 公司来协助他们的开发。而当时 Creatures 所主要负责的,便是如今世界上最火的集换式卡牌之一——宝可梦集换式卡片游戏(PTCG)。

▶▶▶

1996 年 2 月 27 日,宝可梦系列的初代作品《精灵宝可梦 红》和《精灵宝可梦 绿》在日本发售。

游戏设定发生在一个架空的宝可梦世界中,在这个世界中人类与宝可梦一同生活,一同战斗。

扮演主角的你将从博士手中获得最初的宝可梦伙伴,以「成为最强宝可梦训练家」为目标踏上旅途。而在旅程中,你将和更多的宝可梦相遇,瓦解邪恶组织的计划,同时还需要挑战位于关都地区不同位置的八个道馆,并获得徽章——也就是挑战成功的证明。

但此时 GB 平台即将面临退休,再加上是一个佛系宠物养成游戏,人们一开始对《精灵宝可梦》并没有抱有多少兴趣。

打分机构「FAMI 通」当时甚至给本作打出了 28 分的低分,而另外一家机构「IGN」则给出了满分。以这矛盾的媒体评价作为开始,接下来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在游戏发售的同时,《Coro-coro》杂志开始连载漫画《精灵宝可梦 皮皮传》。这部以皮皮为主角,充斥着恶搞无厘头和成人元素的漫画,凭借着优秀的质量,让《精灵宝可梦》这个 IP 逐渐被人所知。

(现皮皮传已改名为《精灵宝可梦 欢乐祭》)

而真正点爆这份热度的,却是初代游戏中的一个游戏 bug 般的存在——梦幻。

前面说到,田尻智一开始的设想是为这个游戏添进约 200 只宝可梦,但受限于技术力,即使求助了有着压缩黑科技的任天堂,最后也只能放进 150 只而砍掉另外 50 只的企划。

而当时的程序员森本茂树不舍得自己设计的宝可梦被砍掉,拼命删除 bug,精简代码,最后终于空出了三百个字节偷偷塞进了自己的宝贝——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梦幻。

顺便一提,这五十多只废案宝可梦中的大多数,也都在后续的世代中再次登场。而程序员森本茂树,现在是战斗系统的负责人,你可以在《究极日月》中与他对战,也可以在《Let's Go 皮卡丘/伊布》中见到以他为原型的 NPC。

而这需要一系列骚操作才能唤出的梦幻,在被「偶然」发现后,迅速蹿火并一度成为小学生们口中的传说。而营销鬼才任天堂得知后,也马上和《Coro-coro》合作,推出了名为「梦幻的赠礼」的活动,当时全日本有将近八万人报名参加了这个活动,希望可以成为那 20 个幸运鹅中的一个,获得奖品——写入了梦幻的卡带。

如果说《皮皮传》和「梦幻事件」让宝可梦一跃成为了当时的网红 IP,那么真正让它登上「世界级 IP」神坛的,必须得说是接下来与小学馆合作推出的宝可梦动画化作品《精灵宝可梦 无印》。

▶▶▶

1997 年 4 月 1 日,宝可梦动画的第一集和观众见面了。一经播出,马上获得了极大规模的讨论。收视率一路攀升,并在第 33 集《火焰宝可梦大赛跑》创下了宝可梦动画史上(至今)最高的收视率。

然而就在几集后,同年的 12 月 16日,第 38 集《电脑战士 多边兽》的播出却带来了日本动画史上最臭名昭著的一个恶性事件——多边兽事件,日本民间及新闻媒体当时也称该事件为宝可梦冲击。

为了配合这集主要的电脑世界场景,其中爆炸的闪光都以红→蓝→红→蓝代替。另外为了达到震撼效果,这集使用的闪烁技术的频率也比以往的高。而在最后一次技能冲击中,红蓝闪光的速度明显加快且闪光十分强烈。当时的显像管电视的成像原理更加加剧了眩光的闪烁程度。再加上精灵宝可梦动画的观众层次大都以视神经尚未发育完全的小学生为主,使得大部分观众都得到了效果拔群的伤害,出现了「光敏感性癫痫症」的症状。当晚就有约 685 例入院治疗的报告。

在这一恶性事件发生后,新闻媒体纷纷指责宝可梦。宝可梦动画停播,日本民间放送联盟和NHK 联合制订了「动画及视频制作技术指南」,同日东京电视台也制订了「卡通节目视觉效果制作的指导方针」,用于规范动画中的视觉效果的规范,并公布了电视节目开场警告语,一直使用至今,也就是你经常会在日漫中看到的那一串熟悉的小字。

但没想到的是,这次恶性事件造成的停播,使宝可梦的热度又上了一个台阶。千千万万没有宝可梦动画看的小学生只能做起了宝可梦,对宝可梦的喜爱在心里循环播放反复发酵。

▶▶▶

1998 年 1 月 1 日,东京电视台联合任天堂进行了精灵宝可梦新年活动,并征求了动画版意见,原有观众甚至包括事件受害者都希望精灵宝可梦动画复播。终于,在万众期待下,同年 4 月 16 日复播集《皮卡丘的森林》放送。(这集也是我最喜欢的几集之一,疯狂赚眼泪刷几次赚几次。)

而宝可梦粉丝的狂欢远远还没结束,另外一条足以引发心肌梗塞的惊喜也被官方捧出——精灵宝可梦首部剧场版《超梦的逆袭》即将上映。

▶▶▶

1998 年 7 月 18 日,这部由汤山邦彦导演的电影正式登上银幕。

电影的基调与 TV 版截然不同,但剧情基本属于 TV 版的延伸(现在的剧场版多为平行宇宙)。动画组借由超梦的故事,讨论了「存在」「生命」「爱」这一系列严肃的话题,沉重而煽情。可以说宝可梦剧场版在一开始就创下了后面很难逾越的巅峰。国内最大的「同性交友」网站 Bilibili 买下了本作的版权,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搜索观赏。

顺便一提,电影与 TV 中出现过的「被铠甲束缚的超梦」形象,被反复谣传后在国内外不约而同的变成了「在游戏中经过某个骚操作后,可以唤出铁甲超梦并对战收服」这个谣言。

为了庆祝电影版的巨大成功,老任推出了纪念版《精灵宝可梦 皮卡丘》。游戏主线与之前的红蓝绿版本无异,但部分设定修改的更贴近动画版:例如,初始精灵变为皮卡丘,并且不愿意入球也不愿意进化。

之前仅作为纪念版的《精灵宝可梦 蓝》也和《精灵宝可梦 红》一同打入美国市场开始发售。

说回到游戏,作为最初一代的精灵宝可梦游戏,《精灵宝可梦 红/绿/蓝/皮卡丘》的剧情、形象、设定和宝可梦设计绝对是国内玩家的最经典回忆之一(另一个应该要算以后会介绍的宝石世代)。

从「初始始御三家」,「八个道馆」,「最强五人的四大天王」到游戏中的各种细节,你会发现很多贯穿全系列的设定早在初代就已经有了。

但不只是这些设定,当年的网络环境,加上游戏里一些剧情设定冲突,也使得初代宝可梦作品成为了谣言培养皿。关于它的都市传说,即使是现在仍然还在网络上流传,寻找着机会给不知情的网友一个细思极恐。

比如前文提到的梦幻,由于梦幻的捕捉方法极为复杂且并不是所有卡带都有写入梦幻,这也就使得关于的梦幻的谣言极易三人成虎,最出名的应该要数枯叶市的废弃卡车了:

在枯叶市玩家会搭上圣安奴号以获得秘传技居合斩,而这个时候不要手动离开船,而是故意被船上的船员打至团灭,就会自动回到船外枯叶市的精灵宝可梦中心。

后期得到冲浪之后可以回到船边进行冲浪,然后到达码头一块正常无法到达的地方,而这个地方有一辆卡车。这个卡车应该只是一个废弃的无用数据,却因为谣传车底有梦幻而名声大燥(梦幻:我不应该在车里而应该在车底),有意思的是后来的复刻版《精灵宝可梦火红/叶绿》中,官方特地在原位置添加了这个卡车,玩家可以在车底得到道具釜炎仙贝(丰源地区的一种特产)。

当然恐怖向的都市传说也绝对不能缺席。

最大名鼎鼎的要数「青绿的拉达事件」了,在圣安奴号上我们会与作为劲敌的青绿展开对战,此时他的对战阵容中还有一只拉达。然而后来在被称为「小精灵墓园」的宝可梦塔中,我们再与青绿相遇时,他的队伍里已经没有拉达了。这不禁让人开始臆想,在没有治疗 NPC 的圣安奴号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青绿来小精灵墓园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而作为初代都市传说的集大成者,宝可梦塔所在的紫苑镇,可不是只有这一件怪谈。虽然官方的意思是想让这个宝可梦沉睡的地方带有一丝沉重的治愈,但是带有些许耸人意味的玩笑把镇子的氛围整个带偏。

在紫苑镇有一位 NPC,与他对话会发生如下对话:

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回答「是」

我也相信,所以你肩上的白手一定是我眼花了。

回答「否」

那你肩上的白色的手是什么?

而紫苑镇的音乐为了营造神秘感在曲子的开始阶段使用了断音演奏的方式,这段音乐采用了 c²→g²→b²→♯f² 的反复演奏方式。而后的主旋律则采用了多出临时升调和临时变音,使得音符变得不和谐。谁想到这一系列操作却和 GB 实机产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变得非常阴森、致郁。不过现在你回过头去听复刻版中重置的几首紫苑镇曲子,还蛮治愈的。

而其他诸如「耿鬼与皮可西」「活埋人」「骨形远古宝可梦」这样的都市传说,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自行搜索,这里不做赘述。

随着宝可梦的热度不断攀升突破天际,各种各样的周边和分支作品也开始涌现。见证了初代在游戏、漫画、TV 动画和电影各个领域疯狂开花后,玩家们不禁开始期待,在第一代后,会不会有更多后续精彩的故事。而在此时上映的《超梦的逆袭》和同时上映的精灵宝可梦短篇《皮卡丘的欢乐假期》中,人们发现出镜了几只之前并没有在关都地区图鉴中发现的宝可梦——顿甲、玛丽露和布鲁。

宝可梦粉丝们隐隐感觉到有什么惊喜正在悄悄接近。就在这时,宝可梦官方终于扔出了这个重磅炸弹——全新剧场版宣传语为「幻之宝可梦 X 的爆诞。」

至于这个《幻之宝可梦 X》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万众期待的系列新作表现如何,技术力本就很勉强的 GF 公司是怎么制作出表现力更强的新作的,我们就需要留到下次再说了~

↑ 精灵宝可梦 Let's Go 皮卡丘/伊布

本文的主角《精灵宝可梦》第一世代你可以在 Nintendo Switch 上玩到经典版,但由于语言问题,中文玩家最舒服的游玩方式还是直接尝试《精灵宝可梦 Let's Go 皮卡丘/伊布》,这是2018 年在 NS 平台推出的大改重置版,拥有与第一世代基本相同的剧情和地图设定,但有着对新手更友好的明雷系统与对战机制(可以点击参考我们之前的详细介绍)。

——————

©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最美应用独家使用,未经最美应用官方许可,不得转载使用。
关注「最美应用」微信公众帐号

最美应用微信公众号 nice-app
每天发布限时免费应用和免费壁纸
高清截图
展开更多截图
评论
×
最美应用
免费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