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l.我是印象派『画家』

感谢 zeppra 张芃芃 推荐。

作为没什么艺术细胞的人,小编总想沾点这方面的气息,提高一下自己的档次… Pxl 就给小编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轻松把照片变成印象派作品。

1. 秒变印象派

Pxl 的使用很简单,拍张照片,挑一种变换效果,手指左右移动,或者捏来捏去,就能制造印象派的照片了。

2. 摇摇乐

如果嫌自己动手调节的效果不好,还可以使用『摇摇乐』功能,让应用随机帮我们生成效果。小编摇了两次之后顿觉以后还是不要手工调了,摇出来的明显更好!

3. 互联网上的 Pxl

官方精选了一些 Pxl 处理的图片,放在了 http://pxlapp.tumblr.com/ 。小编看后不仅感叹,咱这种没艺术细胞的人就是拿了这么个神奇东西也出不来艺术效果,同样的工具人家的效果咋就这么好呢。

除了 tumblr,还可以在 instagram 上搜索 #pxl 这个标签,看到那上面用户分享的精美作品。

Pxl 当前版本的严重问题是从相册选照片这个功能基本无法使用,多数照片选择后做不了任何变换,只能看到黑色的一片内容。

©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并授权最美应用独家使用,未经最美应用官方许可,不得转载使用。
关注「最美应用」微信公众帐号

最美应用微信公众号 nice-app
每天发布限时免费应用和免费壁纸
高清截图
展开更多截图

每个人的15分钟

今天要介绍的应用,是一个庞大潮流中极其微观的一部分,它可能无法帮我们记账或者叫我们起床,也无法治愈我们的拖延症,但我想,在这个越来越倚赖创造力发展的世界上,身处潮流的我们无疑是非常幸运的。

技术与艺术的结合,促进艺术发展,一直是个迷人的话题。现在的艺术家们可以运用他们能想到的一切技术手段,无论是声的、光的、平面的、立体的,还是全息的、可交互的,便捷地展现以前只能付诸于言说和脑补的抽象概念。而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拥有并享受这个庞大变革中的一部分福利,比如这个德国艺术家Rainer Kohlberger制作的图像处理应用pxl。

从名字上来看,pxl属于像素化的图片处理应用,但实际上不止于此,它包括了多种算法的转换结果,有些是改变像素点的形状,有些不仅包括颜色还包括方向性的数据,以至于很多时候,我们输入的图片类似于一个随机变量,结果可能是惊喜的也可能是失望的——不同于滤镜应用以照片为主体、以修饰为目的,pxl的目的就是它本身,是它的算法,甚至是一种理念:投入变量;经过黑箱;产出结果。

打个奇怪的比喻,pxl就像一个自动的看手相机器——手掌上到底有什么并不重要,这些无规则无意义的纹路只是一个触发器,而阐释的结果可能是一些模棱两可的,有隐喻色彩的语句。而对于pxl来说,用户的下载、制作,是整个艺术漫长过程中的一部分。由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很多当代艺术“不好看”:我们需要更加细腻地观察过程带来的启发,而不是焦躁地直奔结果。

在Instagram上搜索这个tag,可以得到大家制作的结果。 

I want to be a machine,半个世纪前Andy Warhol曾这样说过。

艺术可以由机器生成了。pxl温和无害,而这个陈述句深具冲击力。人类对于自动的着迷,几乎是一种宗教(举个例子,steam punk就是这种心理下形成的),而对于自动的恐惧,也如影随形(比如经久不息的机器人类型电影)。伴随着技术的发展,我们仍将不断地质疑艺术的本质。

In the future everyone will be world-famous for 15 minutes。半个世纪前Andy Warhol也曾这样说过。

技术变革释放了公众的创作潜能,我们这个时代的出现的艺术家,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要多。一方面,大众可以便捷地创造出之前需要掌握某种技能才可以制作出的图像(比如用Photoshop画素描;用Phoster应用制作“很有设计感”的海报;当然也包括,使用pxl应用创造具有抽象和构成美感的图像);另一方面,艺术家从一种职业变成了一种身份,甚至行为。技能不再稀缺,理念成为首要的追求,艺术职人的共同体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对于掌握匠艺的一部分艺术家来说,这种趋势无疑使他们又一次陷入了摄影出现后的存在危机中。但无论如何,人类历史上的技术进步一次又一次地使人们更趋近于艺术的本质——从纠结工具,到琢磨技法,最终归于理念。与其说是降低了创作门槛,我更愿意称之为创作欲望的解放。就如同摄影解放了人描绘世界的欲望,将技术从艺术的思想性中逐渐剥离出来的这种潮流将解放人创造世界的欲望,解放人创造对抗日常生活的另一种精神生活的欲望。人类不再需要研磨颜料、打磨大理石、不再需要搭建几层楼高的脚手架在教堂的天顶上作画了。软管颜料、摄影技术、photoshop、3D printing……这些发明涌入我们的日常生活,释放着我们的想象力和天性,拓展着人类社会的惊奇和可能性。

这很值得我们期待。 

再说两句题外话。正如老生常谈的,Andy对流行文化的影响一直持续至今。我也经常在想,如果他能够活到今天,一定会对互联网深感兴趣。
Andy是个艺术家,也是个贩卖概念和自己形象的商人,在他的factory里可以看到天堂和地狱并存的景象。人们在这里日夜party,拍摄情色实验电影,吸毒,教唆别人吸毒。直到死后人们才发现他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每天都去教堂,经常告解。

前段时间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的自传出版了。他在书中公开表示对宗教的不懈,却对技术充满信仰,说:“信息能够解放人类,计算机科学作为一种数学形式,可以协助我们揭开政治关系的面纱。”

技术在我们这个时代,是一种新的宗教信仰。干渴的人趋之若鹜,而当这种信仰与工业革命以来人类认识到自身巨大力量后产生的资本主义乐观情结,与这个时代的焦躁、肤浅和成功学交织在一起的时候,它还能被当做拯救人类心灵的济世良药吗?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现在拥有1T云存储(大误)的我,相比当年把五颜六色的3.5寸软盘小心地用报纸包好的时候(虽然每张只能存一张画),似乎并没有更加快乐。

链接: 作者Rainer Kohlberger个人站:http://kohlberger.net/

  • 1
评论
×
最美应用
免费
查看